共享单车“重投”,这次月考及格吗?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2019-08-14 10:43:25
编辑:
来源:南方日报
字体:

广州市天河区软件路上的一片空地被牢牢围起,仅留下一扇铁门进出。每天,满载“废弃”共享单车的卡车驶入园内,倾倒后离开。久而久之,此处已成为全国闻名的“单车坟场”之一——这里堆放着自2016年来投放在广州的各式共享单车,甚至包括了进驻不久的哈罗和青桔。新车上市不满半年便被锁进“坟场”,个中缘由引人深思。

自2016年以来,共享单车从“横空出世”,到光环褪去,最终走向沉寂,曾经留下的乱摆乱放、押金难退、随意废弃等问题让广州曾一度禁止投放。前不久,广州终对共享单车松绑:从7月1日起,陆续开始在中心六区投放共享单车。摩拜、哈罗和青桔3家运营商通过招投标进入广州街头。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广州越秀、天河、海珠、荔湾多地发现,共享单车“围城”迹象有回潮之势。

乱象重现

“一条马路到处都是共享单车,早高峰的时候最多,行人都没路走了。”天河区石牌东路肉菜市场的清洁员略带不满地告诉记者。在石牌东与天河路交汇的路口,各类共享单车缠在一块,霸占大半人行道,行人只得从商铺前的台阶侧身而过。据了解,街道管理人员每日会定期整理街面上的单车,但不到半天,共享单车乱摆占道的情况就会重现。

占道的共享单车中不乏新面孔,例如哈罗单车和青桔单车。“最近骑青桔比较多”,就读于暨大附中高二的林同学说,“新单车比较好骑,投放的数量也多,很容易找。”

“因为隐蔽,社区的空地藏了很多共享单车。”洲民是一名共享单车志愿者,在工作之余,他常常“搜救”失联的共享单车,荔湾区的老社区是他工作量最大的地区之一。

日前,记者走访了荔湾区的小桥涌基社区发现,大量共享单车无序地停放在社区里。对此,洲民告诉记者:“小桥涌基靠近人行天桥,很多人都会骑共享单车去到天桥附近,把车放下然后走路过天桥。”洲民说,“天桥人流量非常大,堵在天桥的共享单车存在安全隐患,因此社区管理人员会定期整理共享单车,把它们搬到隐蔽的空地。但是随着共享单车越来越多,摆放秩序也越来越乱了,由‘车队’演变为‘车堆’”。

同样的情况在广州市内并不罕见。例如,天河区软件路的一处园地就几乎成为共享单车的“坟场”——甚至刚投放1个多月的哈罗和青桔两家运营商的共享单车,在“坟场”里也是随处可见。

然而,记者在“坟场”里却发现,不少被“抛弃”的共享单车外形完整而且功能完好,附近的清洁员告诉记者,经常有行人从园地里挑选好的单车骑走。记者也尝试对园内的共享单车进行解锁,不少单车可以正常开锁和骑行。

谁在管理?

位于闹市中心的天河区石牌街道,串连起了附近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天娱广场、电脑城和石牌村等,还有周边的数所高校——从早到晚都人来人往,共享单车在这里“泛滥成灾”。

“石牌这里共享单车太多了,堵路上实在难看,我们会联系公司派人收拾。但一般我们不联系,他们不会主动来,其实他们能通过GPS技术看到哪里的单车应该收了。”石牌街道的城管人员说。在他看来,共享单车运营商就像灶边的磨子,“推一下动一下”。

“软件路上的共享单车,都是我们亲自上阵一辆一辆清理的。”天河区新塘街城管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也尝试和共享单车运营商沟通,但光天河区就有21条街道,如果同时给运营商打电话,他们会应接不暇晕头转向的。据了解,3家单车公司都派遣专人留守各大投放区域,但辖区过大,不能顾及每条街道,大量的整理工作仍落到了城管肩上。

除了城管,环卫人员也是日常整理单车的主力军。在一些中心城区,如黄埔大道、珠江新城金穗路、临江大道等,还会请专人整理单车。

此外,记者还获悉,广州市交通运输局正在建设共享单车的信息化监管平台,平台投入使用后,能够通过车辆定位和订单数据评估车辆状态,及时向企业发出整改信息,再结合市、区、街相关职能部门的日常巡查并通过政企微信群督促整改等工作机制,确保企业严格依照经营服务管理的规范要求做好车辆维护以及车辆更新。

“政府之外,共享单车的用户,也需要进行‘自我管理’。”洲民看来,共享单车的违停堵路实际是一场“蝴蝶效应”,“每一个使用者的不文明行为,会从街道影响到整座城市,最终引起共享单车管理的痛点。而解决这一痛点,需要全社会来共同发力,每个使用者都要‘自我约束’,使用完共享单车之后按照相关要求停放。”

洲民还告诉记者,在共享单车入市3年多以来,广州已形成了一股稳定的民间力量,他们是倡导文明骑行的“单车猎人”。平时,单车猎人穿梭在街头巷尾,自发整理占道单车,举报损坏单车的不文明行为。

科学投放

共享单车为市民出行解决最后1公里的问题而广受欢迎,但随着企业加大力度投放共享单车,占道、乱摆乱放、清运不及时等乱象有所“回潮”。究竟广州市需要多少共享单车?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去年5月广州市交通运输局曾开展相关调查,称“全市适宜单车总量宜为60万—80万辆,其中心六区总量宜为40万—50万辆”。而根据广州市2019年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商招标公告,摩拜、哈罗、青桔3家运营商可在广州市中心6区投放共40万辆共享单车。

专家呼吁,管好共享单车,除相关部门外,企业应肩负起相应的责任。对此,目前3家车企正在通过不同办法来完成整改要求:

摩拜单车表示,他们同时运用大数据和线下巡查获取单车信息,回收故障车入库,将于今年8月底完成协议要求的车辆减量和置换工作。同时,摩拜将电子围栏技术应用在市民日常骑行中,如果用户将车停在禁停区,将收取相应车辆管理费,而在规定时间内骑出任意一辆违停车辆,将返还扣除费用。公司内部数据显示,禁停区违停率最高已减少80%以上,累计提醒停放在禁停区内的用户数万人。

哈罗出行回应称,哈罗通过虚拟电子围栏技术,在电子地图内划定虚拟服务运营区、禁停区、停放区,并匹配相应的奖惩措施,以达到规范骑行行为、有序引导停放的效果。在废旧车辆管理上,哈罗出行表示,将遵循国际循环经济中标准的“3R”原则,以科技为驱动力,精细、智能运营,提升单车的再使用率及寿命。同时,哈罗出行以小问题路面维修、大问题入库维修的故障处理方式,有效提高了车辆再使用寿命。对于报废的零部件,哈罗将携手合作商进行回收拆解及无害化专业化处理。

青桔单车采取线上线下联动方式,施行网格化管理,保证车辆不淤积,单车停放有序。在青桔单车的APP上,有“规范停车区”的提示和引导,APP在用户违规停车时会发出警告。对于破坏单车行为,青桔在线上设置“发现坏车”“举报私占”等入口,滴滴共享单车平台会首先通过短信、推送、客服回访等方式进行提醒。与此同时,青桔单车也设置了充足的线下运维人员进行动态调度。

声音

别再让共享单车困住城市

“我们应该用建设地铁的激情来管理共享单车。”长期关注城市管理话题的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胡刚教授说,共享单车为市民出行解决“最后1公里”的问题,是城市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给予足够的重视。

除了能解决“最后1公里”的困难,共享单车还具有低碳环保、缓解交通压力的作用。由中国信通院和摩拜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报告(2018)》称,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后,小汽车总体使用量减少了55%。“共享单车既是商品,也有公共产品的性质。”胡刚告诉记者。

随着新单车品牌投放市场,新的管理思路也开始拓荒,禁停区成为共享单车用户耳熟能详的名词。所谓禁停区,是用电子围栏围住的一块区域,只能在手机上看到,若是用户违规停车,运营商将给予他们罚款。除此之外,信用积分制度也是解决占道和乱摆放问题的新思路。胡刚说,共享单车是互联网时代的新事物,它能骑多远,有赖于政府、市民、企业的三方合力,用更开放的态度看待它,或许就具有更多可能性——成为撬动城市管理变革的新杠杆。(记者 徐勉 余秋亮 实习生 唐卓 张成晨)

   原标题:共享单车“重投”,这次月考及格吗?你怎么看?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xcctv.cn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xcc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25786号-39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