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青年:平均年龄21岁 以国家的名义战斗

发布时间:2018-10-10 09:45:13
编辑:
来源:凤凰网电竞
字体:

刚上台时,一名中国队员对教练阿布说:“我们的国旗好像比对面少。”

对面是韩国队

阿布突然意识到,这些第一次代表中国出征亚运会的电竞青年,挺在意这件事。他忙示意:“你看,下面很多大的(国旗),还有一排小的(国旗)。”

队员们没继续讲话。大部分时候,电竞选手给外界的感觉是安静、不善言辞,甚至会让人觉得木讷。此时,他们一个个面容严峻。

这是8月29日的印尼雅加达,再过一会儿,他们将迎来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电竞表演赛决赛,对阵电竞强国韩国队。

2018亚运会电竞英雄联盟决赛,中国VS韩国

2018亚运会电竞英雄联盟决赛,中国VS韩国

这些选手的平均年龄是21岁,大多在2013年前后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当时,国内电竞俱乐部大多还是“富二代”投资,赛事筹办杂乱无章,普通的电竞运动员每月工资只有两三千块。舆论环境对电竞也并不友好,“网瘾少年”、“不务正业”是大多数选手不得不背负的舆论标签。

没有人能想到,五年后的8月29日,这些年轻人能穿上印有国旗的国家队队服,代表中国在亚运会上拿到两金一银的成绩。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支冠军队伍刚成立的时候,一度问题重重。

姗姗来迟的名单

今年5月14日,亚电体联和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共同宣布,《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AoV)、《皇室战争》等六个项目,入选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根据规划,四年后的杭州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中国最终决定,只参加《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皇室战争》、《炉石传说》这四个项目的比赛。很快,相关游戏的厂商参与到国家队的筹备中。腾讯电竞和拳头游戏共同拟定了一份英雄联盟项目选手和教练的备选名单,提交到体育总局。选手名单上有十余人,详细介绍了每个人的职业经历、荣誉、比赛风格等,总局再从中筛选组建各项目的队伍。

与传统体育项目不同,具体赛事更多是由游戏公司举办。比如,中国大陆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的主办机构是腾讯公司。他们与电竞俱乐部、选手和教练关系密切,更熟悉选手情况。所以,一开始,这两家公司提供了名单。

5月底,阿布正式得知自己成为《英雄联盟》项目国家队的教练。据腾讯互娱英雄联盟品牌及电竞负责人金亦波透露,当时该游戏提交到体育总局的教练人选只有阿布一位。

阿布

阿布

此时距离6月8日在中国香港举行的亚运会电竞表演赛预选赛只剩两周。转为管理工作的阿布,已经有两年没有执教过队伍了。“游戏变化也挺大的。”阿布回忆道,“会有一点点担心。”

更令人担心的是队员情况。按照规则,这支战队共有六人。5月下旬,RNG俱乐部的电竞选手Uzi(简自豪)收到工作人员的邀请。而直到电竞国家队前往中国香港参加预选赛前,EDG俱乐部的Meiko(田野)才知道自己入选。WE俱乐部的“兮夜”(苏汉伟),则是在微信上得到通知。“意想不到的惊喜,”“兮夜”回忆道,“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可以为国家出战。”

Vista看天下:电竞青年以国家名义战斗

虽然仓促,但名单终于齐备。教练阿布拿着名单,开始考虑战术。结果他发现,名单里,有两个人是擅长打辅助位置的。除了Meiko外,还有替补队员Ming。

辅助位置的任务是保护队友、配合团队协作,对于战术变化的影响相对较弱,每个游戏的国家队一共六人,五人上场,一人替补。这意味着,其他进攻性的角色,就没有可以替补的队员了。

阿布坦言,名单中有两位辅助队员确实会让“战术的变更(空间)会比较小”,但官方公布的名单既然如此,自己只能根据入选的队员规划战术。

拳头中国电子竞技选手管理曾文森接受本刊采访时坦言,这次的选拔方式确实还有优化空间。“如果再有一次亚运会,我们可能更倾向于由国家先定教练,教练挑选队员的方式”,这样教练可根据个人的战术安排,组建理想队伍。

集结

9月11日,在上海市静安区灵石路的EDG俱乐部,记者见到了Meiko。1998年出生的Meiko,清瘦、稳重,接受采访前刚在附近的理发店剪了发。

这是一座四层楼,EDG俱乐部占了两层。一层是六个电竞部门的训练室,每个房间都摆放着电脑和电竞设备,二层是队员和教练的宿舍。电竞运动员的生物钟和常人不同,他们的早晨从中午12点开始,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吃饭,便一直坐在电脑前练习,直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困了就上楼睡觉。

回忆起这趟国家队之旅,Meiko说,自己是从调整作息开始的。出征雅加达前,电竞国家队在深圳进行了十天的集训。他们住在深圳体工大队,宿舍楼后就是笔架山。深圳气候潮湿,屋里常有蟑螂爬过。

由于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从上午开始,体育总局官员要求队员们早睡早起,起床时间提前到8点,晚上11点左右休息。刚开始那几天,大家早上起来都没精神。

来深圳一周前,Meiko和队友们就忌口了。亚运会有兴奋剂检查,体育总局规定,不要乱吃东西,不要乱用药,外涂、内服都不行。

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比赛现场,中国队对阵韩国队(受访者供图)

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比赛现场,中国队对阵韩国队(受访者供图)

“我们都觉得电竞选手是不可能会用兴奋剂的。”“兮夜”说,这些规矩让他感到新鲜。以前,在俱乐部熬夜训练,他和队友喜欢点海底捞。现在外卖戒了,火锅也戒了。集训开始后,队员的饮食由体工大队负责。

不止如此。从踏入体工大队的那一刻起,他们的训练、餐饮、作息,甚至某一时间在哪里做什么,都要及时同步给体育总局,直到亚运会结束。

跟以前相比,这一届国家队的集训专业了很多。2007年,中国第一支电竞国家集训队备战第二届亚洲室内运动会时,五天时间里,电竞运动员们进行了户外拓展、演讲等诸多活动。体育总局领导甚至拿着国家乒乓球队内部培训资料,在报告厅给大家讲解传统体育怎么训练,并以邓亚萍为例分享国乒队的拼搏精神。

即便是五年前,国家队再次参加亚室会,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当时整体的环境不是特别成熟,每个队伍的选手就那么多,当时也很少有替补(队员)的说法。”若风(禹景曦)接受本刊采访时说,他参加了那届国家队,“教练也就一个,分析师也没有”,还是俱乐部派出了一位工作人员负责后勤沟通。

Vista看天下:电竞青年以国家名义战斗

“我们觉得电子竞技绝对不是五个上场选手的游戏。”曾文森说,“我们尽可能地给选手以及教练(打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他们发挥出最强实力。”

这一次,和队员们一同出征的还有理疗师、翻译,皇族俱乐部(RNG)的一位分析师为教练组进行数据分析工作。中国女篮的心理老师黄菁也加入了队伍,为选手们提供心理指导服务。

崩溃边缘

“看一下我。”

坐在新组建的训练室,打训练赛的“兮夜”对着屏幕脱口说出这四个字。这是他比赛时的习惯。在俱乐部时,队友听到“兮夜”这么说,会立刻跟上他的角色控制对方。但现在,身旁的几位明星队友有点疑惑,没人跟上来。

《英雄联盟》战队的六个人来自三个俱乐部,有不同的打法习惯和风格,对于游戏角色的理解也各不相同。组队前,阿布预感到这支国家队磨合起来有困难,但是“没有想到完全没有契合点”。

集训期间,腾讯电竞和拳头游戏以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主办机构的身份,协调了EDG、IG、RW等电竞俱乐部的战队和国家队对阵,结果国家队一直输。

IG战队

IG战队

对于身经百战的选手们来说,接连失败的滋味并不好受。情况一度糟糕到队友们“彼此之间没法合作”,阿布向本刊回忆道,也有选手表示不想再打训练赛,因为打训练赛的结果可能比不打还糟糕。“每个选手都挺心累的,已经到了面临崩溃的边缘。”

为了帮助队伍快速磨合,国家队成立了一支运动员管理团队,包括RW俱乐部的教练“牛排”和皇族俱乐部的两位韩国教练孙大永、heart。

“你怎么理解这个英雄?你怎么看待这个阵容?”那段时间,他们的工作就是翻来覆去地和选手讨论。训练赛打完,开投影屏,重看比赛,总结问题。

阿布坦言,即便是磨合后的国家队,在俱乐部联盟里也只能排三四名。“默契和固有战术的施展还是有差异的。”

只是,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8月22日,国家队在深圳体工大队举行国家队行前动员会,文化和旅游部文化市场司、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等相关部门的官员都到了。有领导宣讲了兴奋剂对运动员、运动会以及国家荣誉的危害,还有负责人强调了运动员的礼仪规范。

阿布穿着红白色的国家队队服,右手放在胸口——这个位置印着国旗和奥运五环。他面向下面的队员,代表队伍表达决心:“我们要团结一心,为国争光,积极展现电竞魅力……”

亚运会比赛前,Uzi也曾通过媒体发了一封自述信,其中写道:“我们从头到脚换上了中国代表团的统一服装,左胸口印上五星红旗,后背上是大写的‘China’,我们住进了亚运村,和不同项目的运动员住在同一个地方。我从没想过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虽然字句铿锵,但阿布和队员们知道,战队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出行前的训练中,仍然输多赢少。

   原标题:电竞青年:平均年龄21岁 以国家的名义战斗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xcctv.cn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xcc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7010346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