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众围观”到“大众狂欢” 直播带货坐上风口 是行业趋势?

发布时间:2020-05-12 09:56:35
编辑:
来源:新华网
字体: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整个地球。”2千多年前,阿基米德曾这样说。

如今,给你一部智能手机,你又能“撬动”什么?

一场直播千万次观看、点赞,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成交,带货商品小到口红,大到重型卡车……疫情之下,凭借手机“撬动”的直播带货异军突起,赚足了人们关注的眼球,在许多商家的转型自救中一跃成为5G时代的风口行业。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商家跺脚、顾客“剁手”,零售业自救造就直播井喷

“小伙伴们,这是今天直播的二维码哦,12点我们直播间见。”

11点55分,在沈阳市沈河区一家外贸服装店,店主王雪在微信群里发完这段话后,把手机夹在三脚支架上,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型,准备在网络上“开门迎客”。

从实体店铺到直播卖货,这并不是王雪的独辟蹊径。前不久记者走访东北最大的服装鞋帽等日用品批发市场——沈阳五爱市场,刚刚恢复营业的店铺客流不多,不少档口门帘紧闭,坚守的商户只好另寻出路,直播卖货成为他们共同的选择。

“谁让我试白色的大萝卜裤来着?这就是!”在一家档口前,老板娘利索地换上一套衣服,踩着过道里的小板凳,对着面前补光灯架上的手机进行着直播。

“这要是以往,早上人多得站过道上都得被撞倒。”老板宇哥无奈地对记者说,“现在为了挣点钱,有时候从早上直播到下午两三点。”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以来各地延迟复工,许多人居家不出,这给实体行业尤其是批发零售业带来极大冲击,而“零见面”的直播带货,一时成为许多商户的转型自救之举。

辽宁省鞍山市西柳镇是东北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有超3000户商家每天在这里直播卖衣服,日销售额数千万元。“日销售量超1万单,日销售额数十万元。”今年29岁的西柳镇市民赵镇主营女装,拥有70余万粉丝的他已经当起了老板,还解决了当地20多名年轻人的就业。

淘宝数据显示,今年2月,新开直播的淘宝商家数环比劲增719%。在整个2月份,淘宝直播商家获得的订单总量,平均每周都以20%的速度增长,成交金额比去年翻倍。

同样自救的还有外贸行业。今年3月,国外疫情迅速蔓延,外贸大市宁波的众多企业都遇到了订单延迟交货甚至被取消,产品库存积压,资金链和供应链难以为继等突出问题。外需受阻,企业不得不转向国内市场。通过与某电商平台达成合作,预计5月31日之前,宁波将有超过1500家重点外贸企业在该平台上直播带货,全年实现外贸转内销订单超200亿元。

事实上,传统商户投身直播带货需要下很大决心。王雪经营了10多年的实体店,当疫情袭来,她的店铺一开始是关门停业,开业后顾客也不多,还得给店员开工资。在一位老顾客的建议下,她在堆满货物的店铺里挤出两张课桌的空间,开始了第一次“上镜”。

小白鞋99元、牛仔裤99元、皮包100元……直播间里的特价甩卖,尽管让王雪有点儿心疼,但是看着不断增长的销量,她还是很开心。

真品、保质、低价,这样的“便宜”让许多顾客纷纷“剁手”。在上海五五购物节上,众多网红亲临现场推介全球好物,陪顾客“云”逛街,成为激活消费的利器之一。某大型商业集团举办的一场直播活动,就吸引在线观众上亿人次围观,公司重点推荐的一款空调被抢购一空,家电清洗服务预订破10万单。

在直播间里,让人乐于“剁手”的不光是服饰,小到化妆品、食品、书籍、电子设备,大到汽车、房子,包罗万象的直播带货,让消费者享受到了更多便捷和实惠。

3月20日,在抖音直播间,重达几十吨、价值30多万的三一重型卡车在2小时内卖出186台,销售额高达5000万,创造了重工行业的“带货奇迹”。

“网络可以和各行各业进行对接。” 辽宁联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延涛分外看好当下火热的直播带货,尽管年近花甲,并拥有30余年的办厂和经商经历,孙延涛最近毅然投身直播行业,从孵化网红、选品带货、运营推广等方面深度介入直播带货。他坚信,在这次疫情的催动下,直播带货将为零售行业打开更多空间。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记者点评:从口红到卡车,直播带货真的无所不能吗?

多年以前的电视屏幕上,当主持人和销售员一次花十几分钟,详细介绍某款商品的“神奇功效”时,人们不会想到,电视购物会在直播带货中找到升级版。

交互感更浓,亲和力更佳,参与性更强……这些,无疑都是直播带货俘获消费者芳心的优势。

直播间里,主播们实时展示商品,以自己的名气和信誉背书,这让不懂行的消费者们降低了选购的时间成本,可谓一种既便捷又不乏体验感的购物经历。很多人边吃零食边看直播,不时与主播互动,开开心心地就把钱花出去了。

对于商家而言,“内容+直播+电商”的模式让优质店铺更容易脱颖而出,逐渐摆脱传统电商竞价广告的泥潭。

尽管如此,直播带货并非无所不能,商家的自救转型还需三思。

直播带货的链条长且复杂,绝非找到一位能说会道的主播那么简单,它对商品本身的设计创新能力,短时间的供应能力都提出考验。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直播属于一种脉冲式营销,如果一款商品一个月内卖不掉,立马就变成了库存;如果一款商品成为爆款,则要在最短、最快的时间内进行供应链的相应匹配。

直播带货并非万灵药,产品质量以及性价比仍是最终决定力量。好主播是要带领更多人去发现、了解物美价廉的好商品。如果背离这一准则,认为靠主播口吐莲花就无所不能,那么误导的不仅是消费者,还有商家自己。

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名人、官员、企业家入局,“小众围观”变身“大众狂欢”

“在网络直播的初级阶段,主要是文娱直播。”沈阳城市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闻晓彤说,那时候,网络主播的收入以“粉丝”刷礼物、打赏为主,不乏主播靠讲“荤段子”、打“擦边球”表演博取观众欢心。

2016年,手机淘宝直播平台“淘宝直播”正式上线,拉开了电商直播的序幕。彼时,直播电商的初衷很简单,只是为了提高用户在平台的停留时间。

4年里,直播电商走过了初创期、快速发展期。据艾媒咨询测算,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测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

“疫情加速了直播带货的发展。”辽宁大学教授、辽宁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杨志安说。

疫情下,不少政府官员纷纷走进直播间,推广本地农副产品,助力脱贫攻坚,让直播带货迎来更多人的认可和追随。

   原标题:从“小众围观”到“大众狂欢” 直播带货坐上风口 是行业趋势?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xcctv.cn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xcc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25786号-39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